万博新闻 (1174)

阅读:次      发布时间:2018-09-08

自去年夏季以来,国际油价暴跌逾50%,已经“腰斩”。在“第四届中国国际石油贸易大会”召开前夕,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天然气市场研究所所长单卫国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由于国际油气供大于求,价格大幅下跌,能源出口国竞争激烈,这为像中国这样的消费大国,努力改变国际贸易中原有的 目的地条款 、 照付不议 、 亚洲溢价 等不合理的合同条款及贸易方式,争夺更多的话语权提供了机遇。” “第四届中国国际石油贸易大会”将于11月18日-19日在上海举办。本届大会作为国内油气贸易领域唯一的国际性高峰论坛,拟以“新平台·新机遇——低油价下的国际油气贸易新挑战”为主题,探讨影响油气领域贸易的新因素以及由此对中国及世界油气市场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从而进一步促进中外油气界的交流与合作,为国际能源贸易领域互利共赢搭建高效平台。 经济放缓国际石油供大于求 国际能源署(IEA)10月13日表示,明年全球经济增长更加疲弱,原油需求增长预计将会明显放缓,预计伊朗方面更多的石油供给很有可能使市场截止到2016年都会出现供过于求。全球原油需求的增长在2016年预计将会下降至每天120万桶,低于2015年每天180万桶的数据,创5年来新低。 “经济决定需求,经济下来了,需求也就下来了。”单卫国表示,“由于需求不振,价格随之下跌,但油气价格下跌之后,能否反过来刺激需求还不可知。国际能源署预计的2015年全球每天180万桶的原油需求增长,相较于往年100万桶左右的日增长有所增加,其中一部分可能是由于低油价刺激了需求,但更多的是转化为了库存。今年库存大量增加之后,明年的需求将更加放缓。” 单卫国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从全球来看,每天100多万桶的原油需求增长,与每天9000万桶需求总量相比,实际增长1%多一点,这个需求增长是非常弱的。 从中国来看,1994年开始,中国成为原油净进口国,此后对外依存度不断提高,至今已近60%。一年多来的国际油价下跌为我国加大储备提供了契机。据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2014年6月下旬,国际油价开始下滑,中国石油进口量从7月份开始逐月增长。今年7月中国进口原油3071万吨,同比大增29%,创历史新高。 单卫国表示,虽然中国的石油需求有所增加,但真正进入终端消费的情况并不理想,中国年均3%左右的石油需求增长,主要不是依靠经济增长拉动,而是人民生活水平、出行方式的变化导致的。 不合理合同条款 和定价机制亟待改变 “由于国际油气供大于求,油气价格大幅下跌,能源出口国竞争激烈,这为像中国这样的消费大国,努力改变国际贸易中原有的 照付不议 、 目的地条款 、 亚洲溢价 等不合理的合同条款及贸易方式,夺取更多的话语权提供了机遇。”单卫国表示。 在现行的国际贸易中,我国进口的天然气仍是以长期、照付不议的合同为主,当常规市场是现货价格比长约价格低很多的情形下,或者当需求呈现季节性变化时,非常不利于国内进口企业。其中,合同中规定与油价挂钩的气价水平和目的地条款对进口企业影响很大。 据单卫国介绍称,目前除了美国的天然气价是成本加成外,中东、澳大利亚等其它国家都是与油价挂钩的。与油价挂钩,能够保证出口商、生产商上游投资的回收,对于他们是有好处的;但投资的风险和市场变化的风险就要由消费国、进口国来承担,这从另一方面反应了定价机制的不合理。而合同中的目的地条款则限制了能源使用的目的地,也极大地增加了贸易的不灵活性。 目前业内专家多提倡天然气实行“混合定价”,即将成本加成与油价挂钩相结合。既要反映油价,维护生产者、出口商的利益,也要保护消费国、进口国的利益。 除此之外,作为全球最大的LNG进口地区,亚洲一直以来饱受LNG高溢价困扰,即所谓的“亚洲溢价”。单卫国称,目前,美国、欧洲、亚太三地的LNG价格比例大约为1:2:4。如果美国是4美元/MMBtu的话,欧洲是8美元/MMBtu,亚太地区则是16美元/MMBtu,如果在冬季需求量大的时候,亚太地区的现货价格甚至涨到20美元/MMBtu。这些问题的症结都是贸易方式和合同条款的不合理。 “目前低油价的情况下,油气出口国竞相争夺买方市场,这为我们改变气价合同、石油贸易、天然气贸易的不合理性提供了机遇,要借机推动贸易的灵活性,增加话语权。”单卫国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消费国应抱团争夺定价话语权 谈到具体如何消除国际石油天然气条款的不合理性,单卫国表示,能源进口商、进口国、消费国不能“单打独斗”,要形成集体力量,通过双边或多边机制来解决问题。 单卫国提出了包括五方面的“CIFTS”建议。“C”即Connectivity,互联互通。例如,当下可借助“一带一路”发展契机,修建更多的跨境管道,加大沿线国家天然气管道的互联互通,在消费国层面内实现缺气多气的互通有无。 “I”即Integrity,一体化,就是在贸易过程中,消除目的地条款之后,可以在亚太地区建立现货交易市场,进行互换贸易。还包括在签订合同时要互相通气,互通有无。 “F”即Flexibility,就是灵活性问题。消费国之间要抱团行动,努力改变气价合同、石油贸易、天然气贸易的不合理性,增加贸易的灵活性。 “T”即Transparency,透明度,包括三个方面的透明度,即消费贸易市场等方面的数据,信息层面的互通有无,还有科技方面的透明。 最后一个“S”即Security,就是一直以来一直强调的安全性问题,多家公司共同去海外投资,通过参股、成立合股公司、合资公司的形式,在上游联合投标,形成伙伴关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强能源供应的安全性。而中国作为油气消费大国,应该抓住机遇,通过建立双边、多边的交流协调机制,增加在国际贸易中的话语权。